5 九月

多伦多房事 (8)

如果不出国,有些国内的传奇故事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如果不出国,平行宇宙中的另一种生活轨迹,你可能也永远无法体会……

老赵如果不出国,他现在很可能继续当他的大学教授,更可能会被调去国家发改委某个研究中心,成为一名为国家政治经济提供总体方针政策的智囊。因为就在今天,在那个貌似神秘的领域,好几位混得风生水起的大咖,都曾经是老赵的同窗,旧识,甚至学生。

而此时的老赵,作为OLD TIME的掌柜兼唯一智囊,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把他的小店儿运行得风生水起。这样的消息要是传回国内,一定会惹得局部区域内的唏嘘一片。要知道,唏嘘,是当今国内相当一部分精英群体对曾经是他们的同类但于十几年前出国了的那部分人的常用表情。

老赵不知道唏嘘的表情怎么运用,尤其在他的小店儿里,那张掌柜脸儿永远是喜悦和谦卑的,像朵盛开的牛屎花儿……

平行宇宙的这边,治大国的老赵烹饪起了小鲜。

老子他老人家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老赵相当认可:治理大的国家貌似很难,其实就跟炒盘儿小菜一样简单;而反过来,老赵也深深地懂得,烹小鲜可不比治大国,烹小鲜比治大国要难。

怎么说?虽然离开中国很多年了,虽然不做士大夫很多年了,可是对于近年来飞速发展的国内,老赵还是一直关心的,老赵还是一直有自己的想法的。

在老赵看来,国内经济那盘菜炒得太急了,锅气还没聚拢就出锅,这样不好。经济这盘菜宜慢炖,急不得;而国内政治那盘菜调料放得太多,什么油盐酱醋,花椒大料,甚至那早已被弃用都快变质的千年老汤都一股脑儿招呼,导致色泽太浓,口味太重。老赵认为,政治这盘菜,口味偶尔重一次可以,但平时一定要淡,这样人民才能常吃长鲜……

 

每每想到这些,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老赵觉得自己现在守着老时光并没有屈才。因为如果自己现在在国内,以他的为人和价值观,经济上不会锐意进取,政治上不会装神弄鬼,他应该是个边缘人,搞不好嘴一欠再给自己撂进去。

“现在挺好!”老赵常常这样安慰自己。再看看镜子里的那朵牛屎花儿,居然绽放得很好看……

 

烹饪国家的本事肯定是用不上啦!烹饪自己小店儿的本事还没有学会。五十多岁的老赵目前面临着年龄的尴尬:死了太早,谈恋爱太老。所以就更甭提再去学习专业的烹饪啦!

于是,老赵找到了传说中的老田。

老田是谁?

老田是个传奇。

2002年,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小李子和汤姆汉克斯联袂主演了一部犯罪电影《Catch Me if You Can》, 讲述了FBI探员卡尔与擅长伪造文件的罪犯弗兰克之间进行一场场猫抓老鼠的较量的故事。

比那部电影问世还早十几年吧,中国工商银行在内陆首次发行了牡丹信用卡。那时候,别说普通老百姓还不太清楚信用卡为何物,就连在银行工作的普通员工也并不完全明白它怎么个玩法。但是,一个在国宾馆做厨师的年轻人,以他及其敏锐的目光发现了牡丹卡的漏洞。

这个年轻人没有象弗兰克那样天才地仿制各种假支票,相反,他规规矩矩地申请了两张牡丹卡,当然,不是用他本人的身份证。

在之后的两三年中,这个年轻人乘坐火车,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的大中城市。每到一座城市,他都按照预先做好的路线图,将当地的工商银行网点走个遍。每个网点他都用牡丹卡提取四百块现金,然后消失在人海中,永不回头。

在那个没有网络,没有摄像头的年代,他这样的游戏可以玩至少十年。但他没有,他就像个在赌牌桌上玩了把大的,赢了钱就撤,绝不恋战的侠隐。直到今天,都没有一个探员卡尔来追踪他,甚至都没有一家工商银行的网点发现曾经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报案!

就这样,他赚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用这第一桶金,他开始流连于北京的古玩市场。他见证了潘家园由兴起到衰落的十年。与他赚取第一桶金时的周密和谨慎不同,对于那些旧物件,只要他喜欢,真假不吝。经常有“用一张假钞,买一把假枪”的感觉,虽然他的钞票都是真的。

那段时间,他是那么的有钱,但他只在家里吃自己做的饭……

 

老赵一脸凝重地听老田把自己曾经的故事讲完,盯着老田的眼睛盯了很久,然后问:“你国宾馆的手艺还在吗?”

“还在!”老田的回答相当平静。

“那就从今天开始上班吧!”冷峻的牛屎花儿重新绽放了起来。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