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十月

多伦多房事(9)

木子曾经就此事跟老赵进行过探讨:

“你确定要雇佣老田?”木子并不是真的要提醒老赵,事实上,木子很喜欢老田。之所以问,只是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话题。

“那我问你,你认为老田的‘犯罪’故事是真是假?”老赵像是过去启发学生一样的口气反问木子。

“真又如何,假又如何?”显然木子不是老赵的学生,又把问题甩了回来。

“如果老田这事儿是真的,你是看过《Catch me if You can》吗?中文名好像叫《猫鼠游戏》。我看过。”说最后这三个字时,老赵非常夸张地瞪大着眼睛,非常肯定抿着嘴并点着头。

“我非常喜欢和欣赏小李子饰演的那个天才骗子,他用他的高智商和高情商坑害的是银行,要记住,是银行而不是某个人哦!这种行为要放在古代,基本上可以定义为一个侠士!而放在今天,我们其实是可以把相当一部分和老田一样的天才称为企业家的。你想想,过去曾有多少个这样的企业家,他们只坑害银行,不坑害个人,对于他们,我们一般都不谴责他们的个人人品,对吗?”

说到此时,赵掌柜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盯着木子的脸,撇着的嘴也不就位原处,就等着木子的反馈。

木子没有反应。老赵只好继续:

“另外,如果是真的,老田还愿意跟我说,这信任我能不感动吗?这诚实不是更突显人品吗?当然啦,或者,老田知道我会这么想,那这情商我能不佩服吗?

另外,你知道截至去年,中国工商银行累计的呆坏账金额有多少吗?吓死你,至少几千亿!我呀,还真宁可这些坏账中老田多占点儿!

另外,”

“行了行了,你别另外了。那要是假的呢?”木子知道,如果不打断老赵,他那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另外呢!

“如果老田在那吹牛逼,我觉得这牛逼吹得也很有趣啊,你觉得呢?我的厨房就需要这样一位有趣的大厨!你觉得呢?”

老赵以前是个优秀的人民教授,说话有条理,爱用排比句,而且一句比一句递进,一句比一句唐僧。赵教授对自己的口才和教学能力那是相当自信的,在他过去那不太长的教学生涯中,对他及其崇拜的也不乏几个女学生……

看着木子还是一脸懵逼,老赵知道木子不是他的学生,更谈不上崇拜,于是,他终于说出了这句靠谱的话:

“我见过老田的手艺,他没吹牛逼!真正国宾馆大厨的范儿!你还真当我傻啊?只听他讲故事?逗你玩儿呢!”……

 

傍晚时分,木子离开了老时光。

象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超级城市一样,多伦多也有她的城市病:血稠,这种病症在傍晚时分的401和404高速公路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公路是这个城市的血管网络,而车流就是里面流淌的血液。

而此时,木子的车子就像一只血红细胞,跟着一长串的同类缓慢地流淌在404高速公路上,相向而行的是一长串同样缓慢流动的白细胞。

多伦多的冬天很冷,但不COOL;拥堵的不只是路上的人群,还有木子的内心。

 

尽管第二门考试木子以92分轻松通过,但木子竟然高兴不起来。他开始有点儿后悔自己当初的鬼使神差,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去考试!木子有了一种上贼船的感觉。

人说,时女伤春,志士悲秋,这春天还没来,思维越来越女性化的木子近来却真的开始小伤感了。最近坊间盛传,说绝大多数人,尤其是男人,最终都活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对照此时的自己,木子居然强烈地认同这句流行语。

再把跟前的这几个老炮儿数一数,结论也是显然的:

老赵,那是一个读书的种子,读书人最讨厌的大概就是奸商的嘴脸。可是今天,赵老师终于成为了赵掌柜,有时候对着镜子里的那朵牛屎花,老赵是有踩上一脚的冲动的;

老田,年纪轻轻就做了国宾馆的大厨,可显然他并不喜欢,所以为了那个危险的游戏,他一走天涯。在这之后的二十年中,他还试过各种心跳的游戏,比如古玩,比如赌场,直到此时,他重回厨房。你可以说这是铅华洗尽,也可以说他活回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

而木子自己呢,和老赵差不多吧,自诩读书人,视读书为乐事,学以致用那是等而下之的,更别提为考个什么LICENCE而读书!低级啊,堕落啊!

还有啊,最近对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开始敏感:踢球易喘,就觉得有半个肺不工作;睡觉口渴,就觉得是不是糖尿病早期;尿淋脚面,这回不是感觉,前列腺那肯定是肥大了……当年父亲那个最令木子讨厌的一面开始在木子自己身上显现。

还有更要命的,经历了半年多的空窗期,木子觉得自己很可能是不举了……

 

 

老赵的夫人平安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一说起基督徒,咱中国人总是要前缀个“虔诚的”,木子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至少在木子看来,老赵也是个基督徒,但他并不虔诚。

所谓善男信女,尤其是中国人,他们对于宗教的信仰大概是这样的:女人是因为相信,男人是因为善良。就像当年的蒋中正先生因为宋美龄才皈依了基督,老赵也是因为平安才相信了上帝。大概宋美龄和平安是真的相信,而蒋先生和老赵只是更爱他们的女人罢了,这是善良。

所以,每个周末的礼拜,老赵是不去的,因为他还得照看老时光的生意。

可是这个周末,老赵一定要放下小店儿的生意,要去听一位牧师的布道,而且,他非要拉着不相信上帝的木子一起去。

木子最近有些郁闷,本不想去。老赵是这么说服木子的:

“当年我是被政府短暂通缉过的,而这位牧师目前仍然在被政府的通缉中,你小子也是过来人,去听听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