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七月

多伦多房事(6)

 

第一门的考试结束了。木子没费什么劲儿,用了两周时间,90分,过!

可是通过这第一个入门学习,木子并没学到地产经纪的必要性在哪里,书上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刚刚与李剑的聊天也没能对此聊出个子午卯酉,这让木子有点儿沮丧。于是,他想起了好像是萧伯纳啊还是谁说过的一句话:所谓专家,其实就是对大众的阴谋。是啊,来加拿大这么多年了,给木子印象比较深的一种现象就是各行各业的各种的所谓SPECIALIST了:那就是,干什么都要LICIENCE,干什么都得“PROFESSIONAL”,恨不得连掏个厕所都需要个“认腚”证书。无它,跟专业一挂钩,钱自然也就是专业的价钱!这大概就是对大众的阴谋吧!地产经纪这个所谓专业牌照大概也是如此,不过就是帮人家买卖个房子,动辄就收上万的经纪费用,凭啥啊?

木子在打算考地产牌照之前,跟猪一样,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木子的立场就要不同了,怎么重新给自己洗洗脑,把原来的观点转变过来呢?

又想赚钱,又想装A,这是所有现在的欲望男女都面临的问题。木子想赚钱,但他不想装A……

 

欲望往往是在拥挤的空间滋生的,而加拿大空间似乎无限。

一直以来,对于众多的欲望男女们来说,加拿大显然是没什么机遇的。可是近十来年,情况发生了变化。随着人潮和资本的涌动,空间在被压缩,尤其是局部空间被压缩得厉害!于是,欲望滋生了;于是,一些本来清心寡欲的加拿大人开始躁动了……

第二门,关于土地,房屋结构和房地产交易(Land, Structures and Real Estate Trading

这第二门课程对于木子来说,开始觉得有点儿意思啦。

木子发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在今天的加拿大居然依然适用。原来,加拿大的土地也不是过去木子想象的,是所谓绝对的私有。事实上,所有土地的根儿只有一个,它叫做Crown Land,就是王土嘛!所以,你的那个所谓不动产:地下的矿产不是你的,每年你都要交地税,政府有权征用你的土地,甚至,政府跟你说你家的地要留一条道给行人通过,你也得照办,等等等等……

说好的百分之百产权呢?说好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呢?木子想着想着就忧虑了。

可木子的太太一点儿都不忧虑,不但不忧虑,相反,非常兴奋和激动。因为,最近她看中了一幢房子,她的Dream house。

 

好吧,别总木子的太太,木子的太太这样叫着,费劲儿,不知道的以为在凑字数(其实是)。木子太太的真名叫慕青,网上可以搜到。

慕青是个女文青,是比倪婷靠谱的女文青。不像倪婷这个纯文科的女文青那么能作,慕青是个比较安静的拥有DOUBLE E背景的理工女文青。读本书一般都是那种大部头的,比如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啊,在不就是些晦涩难懂的像什么【无可摧毁的纯真】啊,就连开车听的都是些像【量子力学外传】这种科学史话类的音频,算是休闲……

不是想砸各位读者,在多伦多这样的女子确实多啊,多伦多的男人不容易。

木子就曾试图问老婆:“ 你看你这整天又是读史又是读哲学的,茫茫宇宙,生命无常,一个小小的房子在您眼里算个屁啊?”

“你少来!少捧杀我!活到我这个年纪了,除了茫茫宇宙,除了投胎往生,房子第三重要!前两个我只能看看书慨叹一下,这第三个嘛我还是能追求一下的!当年人家张爱玲的理想是什么知道不?她要比林语堂还要有名,她要穿最别致的衣服,她要周游海外世界,她要在上海有套房子……我呢,不想比林语堂有名,不想穿最别致的衣服,不想周游世界,甚至也不想在上海有套房子,我就在多伦多有套我心仪的房子不行吗?”

“可你也不是张爱玲嘛!”

“我确实不是张爱玲,不过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像那个没良心的胡兰成呢?”

“哎,不对啊?那你老公和孩子咋还没排在房子前面呢?”

“过去是,现在不是啦!”……

 

慕青是个贤惠的女人,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木子磨磨唧唧好多年了,慕青都忍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一个affordable的dream house,他还在那跟我磨叽。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hello kitty啊?

慕青不是老虎,但木子现在越来越像个hello kitty了。

多伦多的男人不容易……(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