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六月

多伦多房事(4)

 

E-learning的网上教程编写得相当不错,木子很喜欢。整门课程一共九章,每章后面设计了两套练习题。木子给自己设置了学习时间表,共15天,每天完成一章的阅读和练习题。后面几天只review每章的后三节,即知识点总结和那两套练习题。

学霸木子制定的这样的学习计划被不久后的考试证明是有效的。

不过,通过这门课程的学习,木子并没有找到关于地产经纪存在的必要性有说服力的东西,这让木子有些郁闷……

 

李剑回来了。

然而李剑这次来可不是简单的回来度假的。

房地产一直踏空的李剑,终于还是于一年前在多伦多买了一套DT的公寓和RICHMOND HILL的一幢独立屋。这一年下来,独立屋跌了一些,但公寓涨了不少。总的下来,大概持平。

“我就跟你说嘛,我这人在房子方面从来赚不到钱。无论是出国前,还是后来去上海都是如此。你看这次,我总算下了个大决心,一下买俩,结果怎么样?一年过去了,还是不赚!”

木子和李剑在一间吃西北拉面的小馆子里,一边秃噜秃噜地吃着香辣肥肠面,一边聊着房子这点儿事儿。

“可不是嘛,你说像我俩这样的一路看着房市火爆都没敢动手的,这一入市,很可能就是一拔橛子的主儿。我俩会不会就是那个反向指标啊!”

“啊呸呸,乌鸦嘴!摸木头摸木头!”李剑一边说,一边示意木子用手蹭着桌角。

“我是木子,木子啊,不用摸木头,我自摸就可以啦!”中年以后的木子有时候想不猥琐都不行。

“我了个去,太恶心了你!你是不是现在娱乐基本靠手了啊?”李剑白了木子一眼。

“靠,还真是!这不上次在房间里看AV片手淫时被老婆突然闯入撞见,我赶紧换台到动物世界,结果老婆大人更为光火,她骂我变态,居然对着大鲸鱼手淫……”木子一般不让李剑失望。

“靠,用【Friends】里的桥段懵我,你当我是三炮啊?”李剑知道木子知道李剑懂他的这个梗,因为他们曾经一起看过【Friends】,那是好多年以前他们刚LANDING多伦多时候的事了……

 

“说正经的啊,亏你还要从事房地产经纪这个行当呢,你怎么可以对前途那么悲观?”李剑又秃噜一口面。

“好,那你就从你这个炒房客的角度,谈谈对加拿大未来房市的看法吧!”木子虽然心里已经有一套成熟的看法了,但他更愿意先听听李剑的。

“记得04年,05年那阵子,我刚刚到上海,那时候上海的房价刚刚翻了一倍多,不到两倍的样子。价格在那里僵持了一年多,其实当时也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毕竟对于所有人来说,那样的价格是新高,心里都是没底的,很像今天的多伦多。”

“你是说今天多伦多的房市相当于04,05年的上海?”

“嗯哪!”

“你拉倒吧!多伦多跟上海没什么可比性!那不是一个体量级的!”

“我问你,你知道巴菲特投资的特点和偏好吗?”李剑没有直接面对木子的否定,转而问道。

“怎么就说到巴菲特上去了?”木子反问。

“有关联啊!跟你说哈,巴菲特投资的特点就是不投新兴产业,他只对已经确立了趋势的产业感兴趣;前段时间,巴菲特入股了加拿大那间按揭公司难道不说明问题吗?这么说吧,我认为就房地产市场而言,只有等房地产价格翻了一到两倍的这个阶段,才刚刚确认了其牛市的状态!后面还长着呢!你等着吧!”李剑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死样子。

“这个我还真不能苟同!巴菲特入股那间公司说明了啥啊?我觉得恰恰说明了股神这样的一种判断:那就是,在可见的未来,从加拿大的那几家大银行按揭的难度开始加大了,而作为非银行的那家按揭公司才有可能分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人家巴菲特才投资那家快不行了的HOME CAPITAL。而这,恰恰说明未来的按揭市场总体的紧缩,这对多伦多的房市不利啊,难道不是吗?”木子作为加拿大坐地户不能被李剑这么个局外人给随便忽悠了。

“唉!你啊,总是被这些市场上的那些所谓正统的经济分析所忽悠!这么跟你说吧,别听着各种财经整天什么缩表啊,加息通道啊这些吓人巴拉的调子,你知道美国人货币政策的本质吗?打个比方跟你说,瘾君子都说要戒毒,他戒得了吗?我这么跟你说吧,当货币是以国家的信用来发行的,这种行为方式就一定让这个国家上瘾,是这个国家的毒品!这样的毒品呢,平时遇到个小灾小痛的,确实一吃就好,很爽;美国在过去相当一段时期也是乐此不疲,并屡试不爽的。可是,但可是,就像所有的毒品一样,前期还能够装模做样地进行适当调控,可到了后期只能是剂量越来越大。美国的这种货币政策已经到了它的后期阶段,想缩表,想加息,你杀了它吧!那是无比痛苦的,傻子才相信呢!”

“傻子才不信呢!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就你刚刚说的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吧,太宏观,太务虚!作为歪理理论听听可以,但具体指导投资行为,那就太不靠谱啦!我问你,就算你说的对,你所说的那些,那也都是需要以十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样的时间尺度去观察和检验的啊!可如果人家货币政策哪怕就收紧个三年,五年的,这可是要影响你当前的投资成败的!比如那些高杠杆的炒房客很可能就地歇菜啦!难道不是吗?嗯?我说你这个短线客!”木子虽然经常很欣赏李剑的一些新观点,但他每次还是要通过挑战李剑,进而让他说出更多些。他俩是多年的诤友。

“你才短线客呢!我刚刚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形势的发展很可能超出我们传统的想象。就比如最近比特币的暴涨,你真的认为这是再版的郁金香事件吗?当然不是!这背后几乎有所有世界级投行的影子。我这么跟你说吧,在可见的未来,所有国家的货币都将滥发,而滥发的货币甚至是不需要利率的,何来的利率上升通道啊?比特币是干嘛的?是来革命的!去中心化,革的就是央行的命,美联储的命!虽然比特币自己很可能成为这场革命的“先烈”,但它代表的一种新思维和新浪潮会最终胜利。所以,你真的认为在可见的未来,所谓国家的货币政策还能调控经济吗?”李剑瞪着他那双智慧的大眼睛看着木子,嘴里满满的香辣肥肠就好像美国刚刚新增发出来的货币……(待续)

E-learning的网上教程编写得相当不错,木子很喜欢。整门课程一共九章,每章后面设计了两套练习题。木子给自己设置了学习时间表,共15天,每天完成一章的阅读和练习题。后面几天只review每章的后三节,即知识点总结和那两套练习题。

学霸木子制定的这样的学习计划被不久后的考试证明是有效的。

不过,通过这门课程的学习,木子并没有找到关于地产经纪存在的必要性有说服力的东西,这让木子有些郁闷……

 

李剑回来了。

然而李剑这次来可不是简单的回来度假的。

房地产一直踏空的李剑,终于还是于一年前在多伦多买了一套DT的公寓和RICHMOND HILL的一幢独立屋。这一年下来,独立屋跌了一些,但公寓涨了不少。总的下来,大概持平。

“我就跟你说嘛,我这人在房子方面从来赚不到钱。无论是出国前,还是后来去上海都是如此。你看这次,我总算下了个大决心,一下买俩,结果怎么样?一年过去了,还是不赚!”

木子和李剑在一间吃西北拉面的小馆子里,一边秃噜秃噜地吃着香辣肥肠面,一边聊着房子这点儿事儿。

“可不是嘛,你说像我俩这样的一路看着房市火爆都没敢动手的,这一入市,很可能就是一拔橛子的主儿。我俩会不会就是那个反向指标啊!”

“啊呸呸,乌鸦嘴!摸木头摸木头!”李剑一边说,一边示意木子用手蹭着桌角。

“我是木子,木子啊,不用摸木头,我自摸就可以啦!”中年以后的木子有时候想不猥琐都不行。

“我了个去,太恶心了你!你是不是现在娱乐基本靠手了啊?”李剑白了木子一眼。

“靠,还真是!这不上次在房间里看AV片手淫时被老婆突然闯入撞见,我赶紧换台到动物世界,结果老婆大人更为光火,她骂我变态,居然对着大鲸鱼手淫……”木子一般不让李剑失望。

“靠,用【Friends】里的桥段懵我,你当我是三炮啊?”李剑知道木子知道李剑懂他的这个梗,因为他们曾经一起看过【Friends】,那是好多年以前他们刚LANDING多伦多时候的事了……

 

“说正经的啊,亏你还要从事房地产经纪这个行当呢,你怎么可以对前途那么悲观?”李剑又秃噜一口面。

“好,那你就从你这个炒房客的角度,谈谈对加拿大未来房市的看法吧!”木子虽然心里已经有一套成熟的看法了,但他更愿意先听听李剑的。

“记得04年,05年那阵子,我刚刚到上海,那时候上海的房价刚刚翻了一倍多,不到两倍的样子。价格在那里僵持了一年多,其实当时也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毕竟对于所有人来说,那样的价格是新高,心里都是没底的,很像今天的多伦多。”

“你是说今天多伦多的房市相当于04,05年的上海?”

“嗯哪!”

“你拉倒吧!多伦多跟上海没什么可比性!那不是一个体量级的!”

“我问你,你知道巴菲特投资的特点和偏好吗?”李剑没有直接面对木子的否定,转而问道。

“怎么就说到巴菲特上去了?”木子反问。

“有关联啊!跟你说哈,巴菲特投资的特点就是不投新兴产业,他只对已经确立了趋势的产业感兴趣;前段时间,巴菲特入股了加拿大那间按揭公司难道不说明问题吗?这么说吧,我认为就房地产市场而言,只有等房地产价格翻了一到两倍的这个阶段,才刚刚确认了其牛市的状态!后面还长着呢!你等着吧!”李剑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死样子。

“这个我还真不能苟同!巴菲特入股那间公司说明了啥啊?我觉得恰恰说明了股神这样的一种判断:那就是,在可见的未来,从加拿大的那几家大银行按揭的难度开始加大了,而作为非银行的那家按揭公司才有可能分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人家巴菲特才投资那家快不行了的HOME CAPITAL。而这,恰恰说明未来的按揭市场总体的紧缩,这对多伦多的房市不利啊,难道不是吗?”木子作为加拿大坐地户不能被李剑这么个局外人给随便忽悠了。

“唉!你啊,总是被这些市场上的那些所谓正统的经济分析所忽悠!这么跟你说吧,别听着各种财经整天什么缩表啊,加息通道啊这些吓人巴拉的调子,你知道美国人货币政策的本质吗?打个比方跟你说,瘾君子都说要戒毒,他戒得了吗?我这么跟你说吧,当货币是以国家的信用来发行的,这种行为方式就一定让这个国家上瘾,是这个国家的毒品!这样的毒品呢,平时遇到个小灾小痛的,确实一吃就好,很爽;美国在过去相当一段时期也是乐此不疲,并屡试不爽的。可是,但可是,就像所有的毒品一样,前期还能够装模做样地进行适当调控,可到了后期只能是剂量越来越大。美国的这种货币政策已经到了它的后期阶段,想缩表,想加息,你杀了它吧!那是无比痛苦的,傻子才相信呢!”

“傻子才不信呢!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就你刚刚说的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吧,太宏观,太务虚!作为歪理理论听听可以,但具体指导投资行为,那就太不靠谱啦!我问你,就算你说的对,你所说的那些,那也都是需要以十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样的时间尺度去观察和检验的啊!可如果人家货币政策哪怕就收紧个三年,五年的,这可是要影响你当前的投资成败的!比如那些高杠杆的炒房客很可能就地歇菜啦!难道不是吗?嗯?我说你这个短线客!”木子虽然经常很欣赏李剑的一些新观点,但他每次还是要通过挑战李剑,进而让他说出更多些。他俩是多年的诤友。

“你才短线客呢!我刚刚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形势的发展很可能超出我们传统的想象。就比如最近比特币的暴涨,你真的认为这是再版的郁金香事件吗?当然不是!这背后几乎有所有世界级投行的影子。我这么跟你说吧,在可见的未来,所有国家的货币都将滥发,而滥发的货币甚至是不需要利率的,何来的利率上升通道啊?比特币是干嘛的?是来革命的!去中心化,革的就是央行的命,美联储的命!虽然比特币自己很可能成为这场革命的“先烈”,但它代表的一种新思维和新浪潮会最终胜利。所以,你真的认为在可见的未来,所谓国家的货币政策还能调控经济吗?”李剑瞪着他那双智慧的大眼睛看着木子,嘴里满满的香辣肥肠就好像美国刚刚新增发出来的货币……(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