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四月

多伦多房事(2)

 

2017年注定是一个动荡和奇葩的年份。

在这一年里,有人推特治国,有人选择爆料;有人抱团取暖,有人另起炉灶;有人一脚踏空,有人哀叹被套……而多伦多的房市在这样的混乱中,也像木子的房事一样,不妙!

一直以来,不管海外华人如何的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是一群被边缘的人。直到近几年,情况才稍有改变,尤其在拥有巨大华人社区的多伦多,随着房市的火爆,我们大批善于置业的华人同胞也得以迅速地,在这短短几年间,进入到中产阶层。这很重要,这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海外华人从边缘往中心靠拢的底气!

所以,别动不动说咱华人就知道炒房,然后做房奴。要知道,在所有的原始积累中,炒房所得可能是最干净的!咱华人需要这个原始积累,当然,土豪除外;

所以在这一波原始积累过程中,所谓多伦多的那点儿事,无非就是房子那点儿事儿……

然而,2017年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经历了强震!

自然地,很多的砖头被震得从天而降;自然地,很多的地产经纪和炒房客被砸得够呛:胳膊,腿,尤其是脸,看着就蛮疼的。不过,令人刮目相看的是,咱多伦多的地产从业者们大多选择了不叫,他们高低忍着。就凭这,他们显然比当年海南的那些地产老总们要强……

 

“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2017年多伦多的房市就如同2017年多伦多的夏天,凉凉的。除了太太,木子身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地产经纪们也在一边偷偷地忧伤着,就像周传雄的那首【黄昏】歌中唱道的那样:“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人说性格决定命运,木子从来不相信这一套。因为,如果按照这个理论,以及现在朋友圈里转发的各种所谓正能量的人生鸡汤,自己那个从来就忧虑健康的老爸,早就该挂了。可事实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忧心忡忡的老爸依然忧心忡忡地活着。所以,一直以来,木子对自己的性格就没去做过于深入的研究。

不过,就在刚刚不久,木子开始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性格方面比较有缺陷了。

因为,在经历了这么些年太太苦口婆心的劝谏而不为所动;在习惯了这么些年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而冷眼旁观;偏偏在这即将入冬的时节(无论是季节的,还是市场的),木子莫名其妙地萌生了一个冲动:考个地产经纪牌照吧!

这想法可不是太太给逼出来的,因为太太好久都没跟木子提这茬儿了。

这算不算是传说中的那种欠抽型人格啊!看到这么多的地产经纪被虐了整整一个夏天,而木子,居然要在这个时候,房地产的清秋时节,加入到这么一个受虐的人群当中?

木子不是王小波,因为木子的太太也不是李银河。

事实是,木子身边有那么多地产经纪,不论是全职的,还是兼职的,这些年来,人家都混得比木子好。对此,木子曾经想来想去,包括用各种世界观,各种价值体系,去冥想,去参悟,可是冥想来冥想去,参悟来参悟去,终不得要领:这是什么情况?

直到刚刚数小时之前,当木子完全是无厘头地萌生出要考个地产经纪牌照的那一瞬间,就如同几百年前,在那个皓月当空的秋夜,在那个无人相伴的龙场,王守仁先生参悟了天道一样,木子悟出来了,然后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

“原来,我和他们差的,只是一块儿地产经纪的牌照!”

木子如是想。(待续)

2017年注定是一个动荡和奇葩的年份。

在这一年里,有人推特治国,有人选择爆料;有人抱团取暖,有人另起炉灶;有人一脚踏空,有人哀叹被套……而多伦多的房市在这样的混乱中,也像木子的房事一样,不妙!

一直以来,不管海外华人如何的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是一群被边缘的人。直到近几年,情况才稍有改变,尤其在拥有巨大华人社区的多伦多,随着房市的火爆,我们大批善于置业的华人同胞也得以迅速地,在这短短几年间,进入到中产阶层。这很重要,这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海外华人从边缘往中心靠拢的底气!

所以,别动不动说咱华人就知道炒房,然后做房奴。要知道,在所有的原始积累中,炒房所得可能是最干净的!咱华人需要这个原始积累,当然,土豪除外;

所以在这一波原始积累过程中,所谓多伦多的那点儿事,无非就是房子那点儿事儿……

然而,2017年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经历了强震!

自然地,很多的砖头被震得从天而降;自然地,很多的地产经纪和炒房客被砸得够呛:胳膊,腿,尤其是脸,看着就蛮疼的。不过,令人刮目相看的是,咱多伦多的地产从业者们大多选择了不叫,他们高低忍着。就凭这,他们显然比当年海南的那些地产老总们要强……

 

“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2017年多伦多的房市就如同2017年多伦多的夏天,凉凉的。除了太太,木子身边的那些“与众不同”的地产经纪们也在一边偷偷地忧伤着,就像周传雄的那首【黄昏】歌中唱道的那样:“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人说性格决定命运,木子从来不相信这一套。因为,如果按照这个理论,以及现在朋友圈里转发的各种所谓正能量的人生鸡汤,自己那个从来就忧虑健康的老爸,早就该挂了。可事实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忧心忡忡的老爸依然忧心忡忡地活着。所以,一直以来,木子对自己的性格就没去做过于深入的研究。

不过,就在刚刚不久,木子开始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性格方面比较有缺陷了。

因为,在经历了这么些年太太苦口婆心的劝谏而不为所动;在习惯了这么些年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而冷眼旁观;偏偏在这即将入冬的时节(无论是季节的,还是市场的),木子莫名其妙地萌生了一个冲动:考个地产经纪牌照吧!

这想法可不是太太给逼出来的,因为太太好久都没跟木子提这茬儿了。

这算不算是传说中的那种欠抽型人格啊!看到这么多的地产经纪被虐了整整一个夏天,而木子,居然要在这个时候,房地产的清秋时节,加入到这么一个受虐的人群当中?

木子不是王小波,因为木子的太太也不是李银河。

事实是,木子身边有那么多地产经纪,不论是全职的,还是兼职的,这些年来,人家都混得比木子好。对此,木子曾经想来想去,包括用各种世界观,各种价值体系,去冥想,去参悟,可是冥想来冥想去,参悟来参悟去,终不得要领:这是什么情况?

直到刚刚数小时之前,当木子完全是无厘头地萌生出要考个地产经纪牌照的那一瞬间,就如同几百年前,在那个皓月当空的秋夜,在那个无人相伴的龙场,王守仁先生参悟了天道一样,木子悟出来了,然后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

“原来,我和他们差的,只是一块儿地产经纪的牌照!”

木子如是想。(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