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四月

多伦多房事(1)

 

半年没有做那事了,因为房市不好;房市不好,太太的心情就不好;太太心情不好,房事就少。

木子是一个学富五车,却又优柔寡断的人。从小受父亲的熏陶,木子对前途总是很悲观。

在木子年少的记忆中,父亲是那种成天疑神疑鬼的人:不是今天怀疑自己得了各种癌症,就是明天确信自己活不了几天了。由于父亲是个相当高级的知识分子,他的每次怀疑都有着详实可靠的“科学依据”,弄得木子从十几岁开始就相信自己很快就会失去父亲,所以相当惶恐。更让木子不知所措的是,每当自己在学习方面不尽人意时,父亲总是很哀怨地对他说:“你说你不好好学习,我走了以后你可怎么办啊?”

于是,才有了今天木子那满腹的经纶以及严谨的治学精神……

木子的父亲今年已经八十六岁了。当年的各种疑似绝症都没发生,不仅如此,老爷子至今耳聪目明。当然,老爷子那个怀疑的科学态度依然如初:时不时上完厕所后,都要取一小丢丢儿自己的大便,然后,用两片长方型玻璃片制成标本,注明日期,再然后,放在自家的阳台上,以备后用……开始,老爷子还坚持自己做这事;后来,可能也觉得自己在马桶里取“样品”有些吃力了,他就让人家保姆替他做,就为这,保姆走了好几个……

这样的桥段,如果放在文艺作品里还是蛮有喜感的;可放在木子前半生的真实生活中,可以说是灾难性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木子总是有一种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才独有的痛苦:那就是对人生乃至人类前途的悲观。

好在,木子挺过来了;并且,就在十几年前,他成功地“逃离”了父亲的“折磨”,举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木子的太太是个贤惠的女人。在国内时,太太对公婆很孝顺,尤其是对难伺候的公公,从无怨言,甚至私下里都没有过不敬的微词。对此,木子非常感激。所以,对于太太偶尔的要求,木子从来都是给予充分满足。可是,唯独有一件事情。

木子的太太确实是个贤惠的女人,也没啥不良嗜好,唯一的爱好就是房子。加拿大的房子好,好到和她过去梦想中的一样。

刚来多伦多那会儿,经济条件不太好,木子他们也买不起心仪的房子;后来,等条件好些了,房价也涨起来了。人生就是这样,不如意十之八九。

木子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赚着一份一脚踢不倒的钱,他很满意;可太太并不太满意。自从移民加拿大这十几年来,太太就跟木子提过一个要求:要木子入市买新房。

可是木子呢,总是给太太分析大势。可以想象,在木子眼中,大势的前景是悲观的。

木子总是告诉太太:别急,等房价跌下来了再说。结果呢,就一直没能入市。

太太希望木子能考个地产经纪牌照,并鼓励他说他适合这个工作;而木子却说:“我们周围朋友已经有太多的地产经纪了,不干!”

木子说的倒也是事实。这些年来,多伦多华人圈儿里的地产经纪,就如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海南岛街面上那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随便十块板儿砖砸下来,总能听到七八声来自地产老总们的嚎叫。

就这样,木子两口子眼睁睁地看着这几年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可谓是吟诗日日待春风,及至桃花开后又匆匆。木子的磨磨唧唧让他们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入市时机。

太太倒也并没怎么责怪他,只是房市火爆,房事萧条呗。木子心里清楚,当初应该听太太的。所以有的时侯,木子就会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慨:“怎么到了加拿大后,女人似乎都比男人强呢?”……(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